早期經歷

社區的力量

浦慧理出身於貧困的家庭,她父親是一位猶他州的原住民,在浦慧理一歲時離世。父親離世後由浦慧理母親與祖母將她帶大。當時母親雖然承擔不少工作,但他們時常還是沒有一個固定的住宿。

12歲那一年,浦慧理的祖母離世,不久後她母親因付不起醫療保險在她14歲那年也因而過世。雖然她失去了近親, 但是她的社區以團結的力量把她帶大,也因此她對社區有強烈的感受。

不久後浦慧理在猶他大學就讀藝術系。


浦慧理 (中) 在1998 年的三藩市

藝術與早期的行動主義

她的三藩市的故事

1985年浦慧理在20多歲時搬到三藩市市場區南區 (SOMA)的 一間藝術倉庫。她在那裡找到了ㄧ個屬於她的社區。

不久後浦慧理在獵人區 (Hunter’s Point) 的非營利青少年組織 (Boys & Girls Club) 建立了藝術課程。在那她發絕很多環境污染的問題造成孩子與父母時常身體不適,也更多氣喘及乳癌的病例。浦慧理和同仁成為環境保護的倡導者,不但宣傳保護獵人區居民的議題而還提升社區對環境的了解。

當時是三藩市愛滋危機的高峰時刻,浦慧理失去了很多身邊的朋友。她努力的為他們爭取更好的醫療服務也常在針頭交換處發出乾淨的針頭。

早期搬來的時候,浦慧理時常因付不出房租而被驅逐。後來他和一群朋友以分權共有的模式在下海特區 (Lower Haight) 合資買了一間維多利亞式建築的房屋。搬到下海特區 (Lower Haight) 之後浦慧理從最基本的方式,像是撿垃圾和協助鄰居幫助她的社區。

這30年來浦慧理在三藩市和這城市經歷了許多起起落落。

“我生於貧困的單親家庭,有付不出房租的時候,有走過藝術家困苦的日子,也有感受過人生無助的時候。但我也親自感受過一個團結的社區能為皮此付出的力量。”

第五區倡導者

二十年來為人們爭取正義

當時下海特區 (Lower Haight) 面臨暴力的問題,浦慧理聚集了鄰居們去解決這個問題。在西增區 (Western Addition) 她聯合家長讓約翰彌爾小學 (John Muir Elementary School)持續經營,不久後她領導了一些關心教育和環保的非營利組織。

2002 年浦慧理建立了下海特社區協會 (Lower Haight Neighborhood Association) 以及和商人合作組成了下海特商人協會 (Lower Haight Merchants Association)。不久後她與其他社區倡導人物融合了以上兩個協會,創辦下海太區社區與商人協會 (LoHAMNA)。在這些協會裡,她為學校和公共房屋爭取正義,整潔了商圈,種樹,建立了路面公園以及增加下海特區 (Lower Haight) 的巡警。

2008年在經濟恐慌時,浦慧理與市府合作,給下海特區(Lower Haight)的低收入戶者工作機會。

這二十年來浦慧理透由行動和領導為社區爭取權利,表現了這社區的進步主義與精神。

“我努力爭取ㄧ個繽紛多元的社區是因為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擁有這種環境。”

公共服務

在市政府為社區倡導

2007年第五區市議員因得知浦慧理在社區倡導的效應而聘請她到市議員辦公室工作。 在那她解決了許多問題,譬如推出美國第一個禁止塑膠購物袋的法案,建立 CleanPower SF 給當地客戶提供清潔能源和在城市內建立第一個路面公園和街頭市集。

2013 年下一任市議員布里德聘浦慧理擔任立法助理。她在這份工作中推出讓本區居民能獲得經濟適用房的法案。浦慧理也見識社區內的親朋好友因房租高漲而搬出三藩市,讓她更努力透過經濟和勞動力發展辦公室 (Office of Workforce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爭取經濟適用房。

這12年來擔任市府助理和專案經理,社區的居民時常跟浦慧理反應無法解決的問題,她都會更努力的去解決,顯然她在這些政府機構下的角色中從沒失去對社區基層活動的熱情。

2018年市長布里德在浦惠理的宣誓上任會

市議員

浦慧理

2018年布里德上任為三藩市市長時,任浦慧理為第五區市議員接班人。雖然浦慧理從來沒有當官的念頭,但她覺得自己能透過這職位有能力幫助更多人,也能以社區積極分子的身份在市府中,面對問題有獨一無二的看法與意見。

這一年來擔任市議員,浦慧理的名聲為其中最親切,有創意,勤奮的市議員之一。

因為浦慧理坎坷的童年還有長大後看到身邊朋友受苦,她努力尋找各種辦法去解決這社區的困惑,譬如說露宿者,經濟平等,經濟適用房,環保以及生活品質等問題。

“現在我們城市面臨很多房屋與露宿者等問題,這城市的領導人需要更積極的在每一區針對這個問題。”